首页 > 中国华侨华人智库

中国与巴西科技合作:发展历程及特点

时间:2018年07月19日 08:51来源:巴西研究中心

科技合作是中巴双边关系中的重要内容,同时也是中巴两国合作中最具战略含义的内容之一,两国在高科技领域富有成效的合作更是被誉为“南南合作”的典范。当前,中巴科技合作进入“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的新阶段,针对不同的科技领域,两国制定了双边合作的目标、方式、内容。本文试图梳理中巴科技合作的发展历程,并逐一概述各阶段科技合作的主要特点。

 

一  中巴科技合作的起始阶段(1974-1988年)

由于建交初期中巴两国相互了解程度不高,且均为发展中国家,双边科技交流和合作经历了相对较长的探索过程。在早期的双边科技交流中,中巴两国在科技领域的相对优势以及客观需求决定了双边探索合作的重点所在。总体而言,水力发电、交通运输、煤炭开采、工业现代化成为中巴两国科技交流的最早起步的领域。其中,巴西在水电站工程建设(伊泰普水电站)方面的经验成为当时中巴两国科技交流的重点所在。

1982年3月,为推动巴西总统若昂·巴蒂斯塔·菲格雷多(João Batista Figueiredo)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巴西外长拉米罗·萨莱瓦·格雷罗(Ramiro Saraiva Guerreiro)访问中国。巴西国家科学技术发展委员会(CNPq)主席里纳尔多·卡瓦尔坎蒂·德·阿尔布克尔克(Lynaldo Cavalcanti de Albuquerque)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随同格雷罗外长一起访华。在本次访问期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兼外长黄华和巴西外长格雷罗分别代表各自政府签署了《科学技术合作协定》。《科学技术合作协定》签订后,中巴两国之间的科技交流有了明显增加。其中,开展的较早的是信息技术交流。当时,两国信息技术具有一定的互补性,中国具有较为先进的大型计算机技术,而巴西则以微小型计算机技术见长,且拥有当时中国所欠缺的软件和外设技术。1986年7月15日至20日,巴西科技部长雷纳托·阿谢尔(Renato Archer)率领巴西政府科技代表团访问中国。访问期间,中巴双方开始正式探讨两国在高科技领域(信息、航天、生物技术)开展合作的可能性。这次访问为此后的中巴科技合作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使两国科技合作进一步具体化。

 1984年5月,巴西总统菲格雷多访华推动中巴科技合作的进一步务实。在本次访华期间,中巴两国政府在科技领域签署了三个协议文件:《中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和巴西科学技术发展委员会科学技术合作仪定书》、《中国科学院和巴西科学技术发展委员会在纯粹科学和应用科学方面的合作协议》、《中国和巴西政府科学技术合作协定补充协议》以及《中国政府和巴西政府和平利用核能合作谅解备忘录》。1985年10月30日至11月5日,中国总理访问巴西。在本次访巴期间,两国在科技领域签订了《关于钢铁工业合作的议定书和关于地质科学合作议定书》,明确了中巴两国在以下领域内的合作:(1)区域地质和构造地质,重点为前寒武纪地质;(2)矿产资源和能源研究,其中包括资源评价;(3)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勘探,其中包括航空物探和遥感;(4)同位素和地质年代学研究;(5)海洋地质;(6)水文地质;(7)矿业技术、矿产政策和矿业管理;(8)地学数据的收集和处理技术;(9)出版技术。

1988年7月3日至8日,巴西总统若泽·萨尔内(José Sarney)的访华。在萨尔内总统此次访华期间,中巴两国政府在科技领域签署了《关于核准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议定书》、《<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关于科学研究领域和交通领域技术发展合作的补充议定书》、《关于在防治严重流行病药物领域的科技合作协定》、《关于在传统医药学领域合作的协定》、《工业技术合作议定书》、《<科学技术合作协定>有关电力(包括水电)的补充议定书》等多个文件。也正是通过这次访问,中巴科技合作才真正开始步入务实的具体实施阶段。

尽管如此,在这一阶段,中巴双方并未开展实质性的科技合作项目。虽然巴西企业和政府当时积极地参与到中国的水电、交通、资源开发等项目的竞标中,但在资金和竞争力方面,巴西不具备任何优势。根据巴西驻华使馆当时的分析,自1979年开始,日本通过“海外经济合作基金”设立了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40-50亿美元的长周期、低利息专项贷款,这种条件对巴西来说是不可能实现的。值得肯定的是,在建交后的14年时间里,中巴两国能够迅速聚焦于地球资源卫星领域的合作,尤其是对于两个仍处在“冷战”国际大环境下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这种合作既反应了两国开展合作的意愿以及实现合作所具备的技术能力,更体现出了两国通过互助合作打破西方大国高科技垄断的共同诉求。这些共同利益和诉求也成为中巴两国后期延续和深化科技合作的重要保障。


二  中巴科技合作的探索(1988-1995年)

《科学技术合作协定》以及系列补充议定书的签署推动了中巴科技合作的起步,尤其是中巴两国政府签署的《关于核准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议定书》使得双边科技合作迅速找到了汇合点,中巴航天合作由此也成为了发展中国家在高科技领域合作的成功典范。此外,中巴两国在水电及其他科技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也有了较大的进展,部分项目同样成为中巴科技合作中的亮点。

中巴航天合作项目的选定首先在于两国改变在卫星图像获取方面对发达国家的依赖,其次也源于两国在航天技术上的互补以及两国发展空间技术的强烈愿望。1984年,在筹备菲格雷多总统访华期间,巴西航空航天技术中心(CTA)便将航天领域写进了《科学技术协定补充议定书》草案之中,并且巴西在航天技术交流和合作方面已经有了成型的具体想法,比如大气科学、探测火箭、卫星发射器及其系统、卫星及其系统,等等。但是,中巴双方当时在航天合作上的重点存在差异,中方的合作意向在遥感卫星技术方面,希望获取巴西在卫星地面站图像接收方面的经验,而巴西的合作兴趣则在于卫星发射环节。经过反复的协商,中巴双方最终确定航天合作的领域为卫星技术,并选定了合作的四个主要方面:(1)卫星结构、热控、姿态控制和能源供应;(2)卫星图像处理、分类和使用;(3)卫星跟踪、遥测和指挥地面系统;(4)卫星环境测试。从两国的具体情况来看,巴西的合作兴趣点在第1和第4点,中方的合作重点在第2点,而第3点则是中巴两国通过合作均想实现突破的地方。

根据巴西的历史档案,巴西加强与中国的航天合作主要出发点主要在于:一方面,同样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采用的经济技术手段比较符合巴西本国的特点和需要;另一方面,中国当时已经位居航天大国的行列,从1970到1984年,共发射了15颗卫星,不管是卫星还是火箭发射采用的均为中国自主技术。另外,从巴西国内因素来看,也具备了实现两国航天合作的重要条件:第一,自70年代以来,巴西积累了相当的航天技术经验,有助于巴西发展本国的遥感卫星研制能力;第二,巴西在航天领域已具备了高素质的人力资源,这为开展高科技国际合作提供了保障;第三,巴西希望通过国际合作促进本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并提升本国航天业的国际水平;第四,巴方坚信,基于高度共同利益下的中巴遥感合作将为巴西获取航天技术提供可能;第五,中巴在合作中采用的分工方式有助于克服发达国家在高科技技术转让方面给发展中国家设置的限制。从中国方面来看,促使与巴西开展航天合作的因素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巴西拥有受过西方发达国家培训的人力资源,对先进航天技术有着较为深入的了解,工业水平(尤其在卫星遥感和气象技术方面)较为发达;第二,国际合作被中国视为加快本国技术发展、降低中国在卫星气象、导航和遥感方面对发达国家的依赖;第三,巴西具备了合作项目所需的融资能力;第四,巴西还能够帮助中国获得新的技术和外部资源。总之,在这一阶段的沟通磋商中,中巴两国都表达了通过强化双边的技术合作,以打破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高科技技术获取和转让方面所设置的限制与障碍。

1993年,伊塔马尔·弗朗哥(Itamar Franco)政府执政后,亚洲被巴西确定为开展科技合作以及开拓经贸市场的优先地区之一,这使陷入停顿的中巴卫星项目得以延续。1992年7月,巴方成功筹集项目承诺资金的大部分,这使得该项目能够在1992年履行向设备供应商支付协议经费的承诺。因此,困扰中巴地球资源卫星合作项目的资金问题得到初步解决,这也使得该项目开始进入正常运行轨道。在当时那个阶段,巴西非常希望尽快与中方敲定卫星合作的时间表,但中方则希望能获得巴方尽快获得充足的资金以开展与该计划相关候选活动的正常运转。

1993年11月底,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巴西,期间专门访问了巴西空间研究院,中巴双方针对首颗中巴地球资源卫星的发射完成了协议的签署,正式确定该卫星的发射时间为1996年10月。在此次访问期间,两国正式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根据巴西驻华大使阿布德努的理解,巴西与中国确立“战略伙伴关系”的战略意图主要在于恢复贸易、扩大服务领域的合作和巩固中巴地球资源卫星项目。塞尔吉奥·塞拉(Sérgio Serra)大使也认为科技合作是巴方寻求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因素,他指出,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对巴西是战略性的,因为巴西想突破纯粹的贸易关系,开拓在太空领域合作的可能性,这对巴西是实实在在的需求,也比如在水电建造与服务供应领域。在太空领域,地球资源卫星项目的重要性是关键的,因为在那个时期,尚没有在高科技领域成功实施的南南合作项目。

在萨尔内总统访华期间,中巴两国政府还签署了《<科学技术合作协定>有关电力(包括水电)的补充议定书》,根据协议,中国能源部对外合作司和巴西矿产能源部所属的巴西电力公司作为负责执行本协定的单位。协定所涉及的合作根据各自国家的法律和法规,通过签订专门合同并在执行单位的权限内进行。除相互商定的其他方式外,合作将包括在电力(包括水电)的各个方面相互提供顾问和咨询服务,特别是对新设施的规划、建设、经营和管理,或对现有设施的组织和经营,从技术、管理、经济、财政和贸易方面进行考察和研究。而协定执行单位之间的合作将通过交换情报、文件资料、互派技术代表团、考察代表团和专业人员培训实习的方式进行。萨尔内总统访华后不久,巴西矿产和能源部长和巴西电力公司总裁一道来华商谈水电合作的具体事宜,尤其希望参与三峡水电站和天生桥水电站的前期设计和规划环节。在这两个水电站工程中,巴西在咨询和工程领域提供了相关服务。在水电站设备供应方面,两国也签署了备忘录,确定了巴西参与国际招标的标准,尤其是有关由巴西提供的融资条件。另外,此次访问还讨论了中巴两国在第三国(尤其是在亚洲、非洲和中东)合作开展项目的可能性。

1993年3月5日,在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钱其琛访问巴西期间,钱其琛和巴西总统卡多佐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订了《中巴关于经济技术合作协定补充协议》。根据此协议,中巴两国明确了推动电力能源合作的兴趣。该协议规定,根据互利原则,双方将促进相互间在电力(包括水电)能源方面的经济技术合作,并根据各自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联合参加综合研究和设计规划。

此外,在交通领域,早在1988年3月,由巴西国际航空研究委员会若泽·西蒙斯·恩里克斯上校率领的巴西交通代表团访问亚洲,针对增开亚洲航线的可行性开展调研活动。调研结果表示,在当时的阶段,开辟亚洲新航线对巴西来说成本过高,如按每星期两次航班计算,成本将近7000万美元。为此,巴西开辟与中国直航的计划由此搁浅。1988年7月,两国签署的《<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关于科学研究领域和交通领域技术发展合作的补充议定书》明确了交通技术合作的主要领域,它们包括交通规划、公路工程、河运与海港、公路运输和河运技术、水路运输管理、监督与运营,等等。

在医疗卫生领域,1991年11月,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巴西奥斯瓦尔多·科鲁兹研究所基金会(FIOCRUZ)启动了中巴双边医药领域的合作计划,根据该计划,两个机构相互交换各自国家所应用的医用草药名单。1992年1月20日,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通过巴西驻华使馆向奥斯瓦尔多·科鲁兹研究所基金会递交了一份包括600种中国传统草药清单,并注明了各种草药的名称和药理。随后,奥斯瓦尔多·科鲁兹研究所基金会同样也向中方提交了一份巴西传统草药的清单。

在农业领域,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中国和巴西努力寻求农业科技领域的双边合作。1992年3月3-7日,巴西巴拉那州长罗伯托·雷吉昂(Roberto Requião)率该州规划、财政和农业等部门官员、企业家访问北京。巴西代表团提出加强在渔业、制糖、棉花、土地管理、有机物回收等领域的技术人员交流及经济合作。巴拉那州农业局对获取中国蔬菜种子生产技术、对华出售大豆制品和建立丝绸合资企业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自1988年开始,中巴科技合作开始进入具体务实的阶段。在航天合作方面,中巴双方经过多回合的磋商探讨,已初步确定了第一阶段航天合作的目标及相关时间表。尽管卫星合作进度因巴方资金到位问题受到了影响,但双方的合作意愿得到了延续。1992年底,巴西弗朗哥政府执政后,巴西恢复了对中巴科技合作项目的重视,长期困扰巴方的项目资金问题开始面临转机,中巴地球资源卫星合作项目由此开始进入相对顺利的开展阶段。在水电、农业、生物技术等领域,中巴双方也进入了寻找具体合作项目的探索阶段。

 

三  中巴科技合作的落实(1995-2003年)

 随着中巴“战略伙伴关系”的确立以及巴西经济形势的稳定,中巴双方的科技合作进入了相对较快的发展阶段。首先,中巴航天合作项目先后在1999年和2003年发射了两颗地球资源卫星,基本完成了首阶段中巴双边航天合作的目标。其次,中巴双方开始筹划航天合作下一阶段的目标。另外,中巴双方在其他领域的科技合作也得到了有效的开展。

“战略伙伴关系”的确立加快了中巴地球资源卫星项目的合作进度,与前一阶段中国相对积极主动不同的是,从1994年开始,巴西在中巴航天合作上表示出了更强的主动性。1995年12月,巴西总统卡多佐的访华加深了中巴双方在地球资源卫星合作上的互信,并使该合作项目加入了加速开展的阶段。在本次访华期间,中巴两国政府针对地球资源卫星合作签署了《关于联合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技术安全协议》和《关于加强和扩展中巴空间技术合作的备忘录》两个重要文件。其中,《关于联合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技术安全协议》明确了技术安全的保障措施。而《关于加强和扩展中巴空间技术合作的备忘录》则明确了:中巴两国在完成研制第一、第二颗地球资源卫星的基础上,将继承与应用前两颗中巴地球资源卫星成功的技术,共同开发两颗新的遥感卫星。备忘录还明确,双方还将共同开发中巴资源卫星产品的国际市场。在通信卫星领域,双方同意将进一步探讨在巴西第三代通信卫星和其中8颗低轨道通信卫星组成的移动通信系统进行合作。

1999年10月14日,中巴地球资源一号卫星(CBERS-1)在中国太原卫星发射基地由长征四号运载火箭(CZ-4B)顺利发射升空。CBERS-1项目的成功不仅显示了中巴两国空间技术的实力,而且也结束了中国和巴西两个发展中国家依赖外国卫星提供图像的历史,因此被誉为“南南合作”的典范。地球资源卫星为中巴两国共同使用,两国各自利用本土的地面站(中国的北京、南京、乌鲁木齐和巴西的库伊亚巴)对遥感和DCS系统数据进行接收。2003年10月21日,原定于2002年10月发射的资源二号卫星(CBERS-2)和中国自行研制的创新一号小卫星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由长征四号乙(CZ-4B)运载火箭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经在轨测试后于2004年2月12日正式交付使用。

为促进中巴多领域的科技合作,两国政府在卡多佐访华期间签署了《关于科技合作协定和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的补充协议》(1995年12月13日),其中对促进中巴技术合作的专业技术人员交流做了相关安排,双方明确了巴西外交部下的巴西合作局(ABC)和中国国家外国专家局分别作为促进科技人员交流的具体执行机构。除培训、会议、课程和研讨会等技术交流形式外,中巴两国政府均表示为对方技术人员提供参与一些优先的产业技术合作项目的机会。

在水电合作领域,1995年12月,中国水利部与巴西矿产能源部签署了《关于小型水电站经济、科学和技术合作协议议定书》。协议表明,鉴于中国在小水电站建设,尤其是将其技术应用在农村电气化方面拥有很强的技术技能;鉴于巴西有兴趣将此技术用于将由巴西电力总公司实施的全国小水电发展计划;鉴于两国间在水电领域需要多方面的交流,双方达成协议,主要内容包括(1)双方将在互利的原则基础上,推动相互间小水电开发方面的合作,旨在在巴西推广中国小水电技术并建设小水电站,特别是在偏远和农村地区;(2)缔约双方各自指定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国际合作司和隶属于巴西矿产能源部和技术上得到各分公司支持的巴西电力总公司作为负责实施本议定书的部门(以下简称“执行机构”);(3)在执行机构职权范围内,本议定书涉及的合作将根据各自国家的法令,通过签订具体的合同来进行。该合作将包括与建设小水电站有关的活动,如勘察和可行性研究,项目设计和施工设计技术,主要设备和辅助系统,小水电站的土建施工、安装和试运行,以及与其操作有关的活动;(4)本议定书执行机构之间的合作将通过信息和资料交流,技术和考察小组,培训实习,确认和开发在巴西建设小水电站的机会以及建设一些示范小水电站等方式进行。其它的合作方式可由双方执行机构商定,等等。

在农业技术领域,中巴两国政府在1995年7月签署了《两国农业部谅解备忘录》,双方明确了在促进农业科技合作的兴趣,并初步规划了两国农业主管部门及农业研究机构开展合作的领域:(1)农业研究、教育和推广;(2)动物育种及卫生;(3)农作物(包括水果和蔬菜)种植;(4)农作物病虫害综合防治;(5)动植物种质资源的收集和交流;(6)农业生物技术的研究与应用;(7)农产品加工与贮存;(8)农业政策与法律,等等。另外,为有效防止检疫性病、虫、杂草(以下简称检疫性有害生物)传入各自领土,保护农业生产安全,有利于促进两国植物和植物产品的贸易发展,加强两国植物检疫领域内的合作,中巴双方于1995年12月签署《关于植物检疫的协定》。协议强调,通过专家互访,交流植物检疫领域内的科学技术研究成果和交换有关科学研究方面的资料,以及进行科学研究合作。1996年2月,再次签署《关于动物检疫和动物卫生合作的协议》,协议规定,缔约双方交换有关动物传染病疫情月刊和控制、消灭严重传染性疫病措施的资料;相互交流在动物检疫和动物卫生领域内科学和实践方面所取得的经验;互派动物检疫和动物卫生方面的兽医专家,了解动物卫生情况,参观访问有关实验室和动物饲养单位,等等。

在中巴地球资源卫星合作项目上,巴方项目资金在这一阶段得到了最后落实。随后,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先后于1999年和2003年成功发射两颗地球资源卫星,结束了中国和巴西两个发展中国家依赖外国卫星提供图像的历史,并被国际社会誉为“南南合作”的典范。与此同时,两国在其他领域的科技合作也得到了比较顺利的开展。

 

四  中巴科技合作的全面开展及长远规划(2003-至今)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巴科技合作随着中巴双边关系的整体发展而进入快速和全面发展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巴地球资源卫星合作项目得到了延续,期间再次成功发射了一颗资源卫星。尽管CBERS-3发射失败,但并未影响中巴航天合作的信心,中巴双方已经开始筹划进一步深化中巴在航天领域的未来合作。与此同时,中巴两国在航空支线飞机合作方面也实现了成功的尝试。另外,中巴两国在可再生能源、农业科学、生物技术、新材料领域开始了初步的尝试,探索通过合作研究的方式实现技术的发展和突破。更为重要的是,在中巴两国政府制定的《十年合作规划》中,科技合作作为优先领域受到了中巴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并已初步建立相关科技合作目标。

2003年11月,中巴双方初步确定CBERS-3和CBERS-4将分别于2007年和2009年发射,并且双方还探讨了在CBERS-3升空之前发射一个过渡卫星(CBERS-2B),以确保中巴地球资源卫星数据的连续性。2004年5月22-27日,巴西总统卢拉访问中国。期间,中巴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开发中巴地球资源卫星项目应用系统合作谅解备忘录》,一方面旨在确定于地球资源卫星应用系统相关的合作模式,另一方面表明中巴致力建立卫星数据收集和处理系统,并向第三国提供相关服务。5月25日,国家航天局局长孙来燕在中巴地球资源卫星第二次用户大会上透露,中巴两国已经签署了合作研制资源后续卫星——中巴地球资源卫星03、04星的政府间协议,03、04星的研制工作已经全面展开,这标志着资源卫星将实现系列化发展。为保证资源卫星数据产品的连续性,2004年7月,中巴资源卫星项委会提出在2008年三号卫星发射之前(CBERS-3)再投产一颗资源卫星(CBERS-2B)的建议,并得到了中巴两国政府的批准。

根据协议,中巴双方仍按7:3的比例承担CBERS-2B的研制和发射费用。卫星在巴西总装,预计于2006年在中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通过长征四号乙运载火箭发射。2005年4月,完成了中巴双方关键设计评审,确定了卫星正样研制的技术状态,卫星正式进入正样研制阶段,开始正样设备研制工作。2006年2月起陆续进行了卫星设备的交付验收工作。中方赴巴的设备分两个阶段11批次运往巴西,参加02B星在巴西的总装、测试工作。2006年6月-11月,在巴西进行了推进系统的安装、精测、探伤、检漏和热控实施,服务舱总装、载荷舱总装等工作。2007年4月21日,卫星运回中国。2007年9月19日,CBERS-02B成功发射。2008年1月24日,CBERS-2B卫星正式交付用户使用,接替此前于2003年发射、已超过卫星设计寿命的CBERS-2。2008年11月23日,中巴地球资源卫星研制二十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在会上表示,CBERS-3和CBERS-4的研制工作已全面启动并稳步推进,预计2010年左右发射CBERS-3,2013年左右发射CBERS-4。

 2013年12月9日11时26分,CBERS-3在中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通过“长征四号乙(CZ-4B)”运载火箭发射,火箭飞行过程中发生故障,卫星未能进入预定轨道,卫星发射失败。12月10日,中巴联合项目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分析导致发射失败的故障原因以及探讨发射CBERS-4的可行性。12月17日,巴西通信部部长保罗·贝纳尔多(Paulo Bernardo)表示,巴西和中国将于2014年再次合作发射一颗新卫星,以替代发射失败的CBERS-3。

总体而言,经过20多年的合作,中巴地球资源卫星项目获得了巨大成功,促进了中巴两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充分体现了中巴战略伙伴关系的含义。但是由于两国在航天科技领域发展节奏上的差异,中巴双方在航天科技合作上的互补性有所降低。根据巴西驻华使馆的分析,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中国在航天技术的快速进步拉开双方的技术差距,从而使得中巴地球资源卫星项目在其航天规划中的重要性下降,而巴西在航天技术研发方面则依然面临着“瓶颈”。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巴科技合作逐渐进入深入开展的阶段。2001年4月,江泽民主席在访问巴西时与卡多佐总统会谈时对发展中巴关系提出了三点具体想法,其中就谈到深化高科技合作,拓展合作领域。中巴都是发展中科技大国,各有所长,开展合作的基础好、潜力大。两国航天合作已取得重大成果,对今后的合作也有了基本规划。应在搞好现有项目的基础上,开发信息产业、生物工程、医药卫生、新材料等领域的双边合作,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更好地为本国经济建设服务。在这一阶段,中巴科技合作领域有了较大拓展。其中,中巴联合建立实验室和研究中心成为新时期双边科技合作的亮点,双方在气候变化、可再生能源、农业科学、纳米技术上的联合研究有助于中巴双方探索新的科技合作领域以及合作方式。

在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领域,中巴双方一直有着强烈的合作意愿。2006年6月,中巴两国就能源矿产合作签署谅解备忘录,鼓励双方在石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和生物燃料、电力和矿产领域的合作。鉴于中巴两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合作的共同兴趣,以及清华大学和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在生物能源研究方面的优势,中巴两国政府委托清华大学和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合作建立的非实体研究机构。2010年11月22日,在获得清华大学校务会的批准后,中巴气候变化与能源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在清华大学正式揭牌成立。该中心挂靠清华大学化工系,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工程研究生院(COPPE/UFRJ)为巴方的负责机构。中心的主要职能包括(1)促进在气候变化和能源创新技术领域的科技合作;(2)通过博士生、教授和研究人员的交流,开展人力资源培训;(3)为中巴两国政府在能源和环境决策制定战略和行动建议。

农业科学合作同样是中巴两国政府重点支持的领域。2003年1月,巴西农牧业研究院与中国农业科学院签订科技合作协议草案。经过双方的沟通与筹备,2011年4月13日,在罗塞夫总统访华期间,中国农业科学院和巴西农牧业研究院合作成立的中巴农业科学联合实验室揭牌仪式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举行。这是中国面向拉美国家的第一个农业科学联合实验室。该实验室旨在有效推进双方在生物技术、可再生能源、种质资源交换、人员培训与交流等农业科技领域的交流和合作。双方在该联合实验室的重点合作领域包括:遗传资源、作物育种和生物技术、生物质与生物能源、工程与自动化、食品加工技术、畜牧兽医、农业生态和环境科学、草原科学,以及双方共同确定的其他领域的合作。

另外,中巴两国在纳米技术方面也建立起了合作平台。2009年5月,中巴签署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巴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公报》指出“欢迎设立从事材料、计量和药物领域研究的中巴纳米技术研究中心的倡议”。另外,在《 2010年至 2014年共同行动计划》中对中巴纳米技术研究中心作出了相应安排,明确了中国科学院、巴西有关研究机构和巴西创新系统的下属机构为双方合作单位,合作内容被确定为开展在纳米计量、药物包封和纳米材料方面的合作研究,并拟通过研讨会和视频会议确定该中心的规章条例和优先研究方向。2011年4月,中巴两国签署了《关于建立中巴纳米技术研究和创新中心的合作谅解备忘录》。2012年6月,中巴两国政府签署的《十年合作规划》进一步明确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纳米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和巴西国家纳米技术实验室(LNNano)作为双方的管理机构,参与组建中巴纳米技术中心。

在过去十年间,中巴双边关系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在中巴双边科技合作方面,逐渐形成了“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的局面。首先,地球资源卫星项目进入了第二代卫星合作研制阶段。2013年,虽经历了CBERS-3的发射失败,但中巴双方航天合作的决心未受影响,并已启动了未来十年航天合作的规划。其次,中巴双方在支线飞机制造领域的成功合作成为两国科技合作的另一成功案例。再有,中巴双方在可再生能源、农业科学、生物技术、新材料领域的合作研究有助于拓宽两国科技合作的范围,并进而探索新的具体科技合作项目。另外,两国政府签订的《十年合作规划》将科技和创新定义为未来中巴双边合作的优先领域,并且针对不同的科技领域制定了双边合作的目标、方式、内容,这将进一步推动中巴科技合作的不断深化,从而更好地服务中巴两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总    结

与政治、经贸等领域相比,中巴科技合作起步相对较晚,从1982年两国政府签署《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到1988年《关于核准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议定书》的签订,再到1999年两国成功发射首颗地球资源卫星,中巴双方经历了反复的探索和论证,最终将两国科技合作的重点选定在航天领域。航天合作的探索与开展充分体现了中巴关系中优势互补、战略合作的内涵,更实现了发展中国家在高科技合作中实现突破的壮举,这些充分阐释了“南南合作典范”的深刻含义。正如文中所述,在中国和巴西筹划航天合作之时,两国便给予该合作项目高度的重视,1993年中巴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之后,中巴地球资源卫星合作更是被两国视为两国伙伴关系中“最具战略含义的内容之一”,与中巴政治关系、互补的经贸关系共同支撑和助推着中巴双边关系的发展。回顾中巴建交40周年,两国航天合作完全可以被定义为中巴双边关系中“最突出的成果之一”。正是基于两国科技合作的重要意义及阶段性成果,2013年中巴第四颗地球资源卫星(CBERS-3)并未影响两国航天合作的进程,双方甚至为进一步深化合作签署了《中巴航天合作十年计划(2013-2022)》,筹划在航天合作中实现更大的突破。

除了航天合作外,中巴两国在水电、交通、农业、医学等领域同样开展了颇具成效的交流与合作,尤其在水电领域,巴西的成功经验对中国的三峡水电站、天生桥水电站的设计和建设发挥了重要的借鉴作用。2010年4月,中巴两国政府签署的《2010年至2014年共同行动计划》;2012年,中巴两国再次签署《十年合作规划》,这两项规划也是指导中短期中巴关系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它们也为两国绘制出了科技合作的未来蓝图。正是基于这种规划,中巴两国在21世纪的第2个十年里建立起了中巴气候变化与能源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中巴农业科学联合实验室、中巴纳米技术联合研究中心,这些中心也成为中巴科技合作中新的增长点所在。与此同时,中巴科技合作逐步形成“以航天合作为核心,向气候变化、能源技术、农业科学、纳米技术等宽领域辐射;以政府主导为核心,向半官方或民间渠道辐射”的新局面。随着中巴两国综合国力的壮大以及双边关系水平整体的提升,中巴科技合作面临着更好的机遇、环境和两国政府更强的合作意愿。鉴于此,中巴科技合作很有可能进入一个更加快速、务实和富有成果的全新阶段。

本文发表于刘国枝主编、程晶副主编《巴西发展与拉美现代化研究》,长江出版社2016年12月第1版。作者:周志伟


qrcode_for_gh_943c82ae09b7_344 (1)

欢迎关注华侨华人智库微信公众号!